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小说  »  温柔的表妹难忘的调教
温柔的表妹难忘的调教
这是一段时间跨越了初中生涯直到大学时期的往事,也是一段我至今无法忘却的美好时光,谨以此文,纪念那些年和我一起疯狂的青春。 故事的主人公就是作者自己,也就是我,今年三十一岁,有着一般人的事业,过得去的长相和薪水,有一个很爱自己的老婆。 在很多人眼里,或许这已经算是不错的生活状态了。 可能吧,人总是这样,不知不觉中青春就离我们远去,转眼间当年的小萝莉,这会儿见到我都改口叫大叔。 表妹就是我记忆中最特别的那个小萝莉。 她的名字中有一个「熙」字,家里人都叫她曦儿。 曦儿是我姑姑的女儿,却和我并没有什么血缘关係,因为是抱养回来的。 我记得那时九十年代的某个时候,我还在上小学三四年级,突然家里就多了这么一个小婴儿,包裹在红色襁褓,静静地睡在木製的摇篮里,那个摇篮曾经也睡过我。 于是小时候我常常帮奶奶摇晃曦儿的摇篮,或者拿着根放学摘的狗尾巴草撩逗她。 曦儿眼睛很大,很明亮,从小就这样,好像一眼就能看懂你的心思。 姑姑的样貌和身材,即使放在现在也肯定是个大美女,而且是完全素颜的状态下。 她本来有机会考取北京电影学院,但是在爷爷的要求下,选择了更为稳定的师範大学,最后走上了当人民教师的道路。 我小的时候,是姑姑交给我的拼音,后来上初中了,她也会经常辅导一下我的英语。那个时候总是很期盼姑姑来给我补习的日子,因为她真的很漂亮,瓜子脸,大眼睛,笔直的长发垂到腰际,经常扎成很有活力的马尾辫。最让我心动的是一双笔直光滑的长腿,一到夏天,穿着薄薄的牛仔裤或者雪白纱裙的时候,总是让我一边补习一边心旷神怡。 可惜,在我开始懂得向女孩子表白的年龄,姑姑结婚了,嫁给了一个挺普通的男人,我很伤心,甚至觉得姑父从我身边将姑姑抢走了,不过后来他们的婚姻并不幸福。 说回表妹吧,曦儿从小跟我的关係就很好,在我读小学的时候就经常跟在屁股后面满处溜跶,上初中以后,每次我回去奶奶家,都会陪她玩一会儿。调皮的曦儿很喜欢在奶奶家阳台,坐在我的怀里,打开一本小学生作文书,或者漫画什么的,静静的看。 不过后来几次我似乎发现了曦儿的小秘密,她每次坐在我怀里时,总会趁我晒太阳不注意的时候,偷偷在我胸前或者脖子上磨蹭几下,或者轻轻嗅一嗅,像小猫小狗那样,我也没有在意,以为只是兄妹之间的亲暱举动而已。 到了后来,妹妹和我上了同一所学校,我高中,她初中,不过我已经高三,她还是初一。 我们之间的秘密,也是从我高考结束的那个暑假开始的。 高中的时候我交往了一个女朋友,经常会在週末或者假期时跑去找女朋友玩,奇怪的是,很多次都恰好在路上碰到表妹,于是在她软磨硬泡之下,只好带着一起。 但青春期的少男少女总是热烈地,我们已经尝试过在楼道和学校走廊拐角里接吻,女友和我在一起的时候,完全不受表妹影响,表妹于是有机会见到了我和女朋友接吻的画面。 「哥……接吻是什么感觉?」 曦儿拉着我的手回到奶奶家时,轻轻地问我。 「啊?你看到了?」 「少来啦,你们明明就当我是空气,吻了十几分钟。」 见到可爱的表妹鼓着小脸的样子,我反倒不好意思了。 「你还小……长大以后遇到喜欢的男生,他也会吻你的。」 「我不小了!班上已经有女生被男生吻过了!」 曦儿不服气地说道。 我愣了一下,这才仔细打量起这个跟着自己屁股后面跑了好几年的表妹来。 曦儿那时穿着一件鹅黄色的连衣裙,露出两截雪白的手臂,因为胸部还没发育,只有两个小小的隆起,但身材已经开始出挑,两条笔直的细腿踩着微微有一些跟的少女凉鞋,很是让人心动。 不愧是姑姑,不仅自己漂亮,给曦儿也打扮非常赏心悦目。 原来那个坐在怀里的小表妹,已经不知不觉向着美少女的方向快速发育了。 那一天,我在曦儿再三纠缠和撒娇下,吻了她。 捧着她粉嫩的小脸,在她樱桃一般红润的小嘴上轻轻吻了下去。 「哥,不对,你不是这样吻那个姐姐的。」 「那是怎样吻?」 「你……你搂着她的腰了,而且你们吻的时间很长,好像在吃什么东西。」 曦儿清澈的大眼睛望着我,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。 我最终拗不过她。 「闭上眼睛,这次哥哥会好好吻曦儿,记住不许告诉姑姑……」 「嗯……」 我感觉曦儿回答的时候,声音有些颤抖。 于是我将曦儿柔柔的腰肢搂在手中,温柔地吻了下去。 直到曦儿脸上开始发烫,小胸脯急促地呼吸起来,我才松开。 「原来……原来是这种感觉……」 曦儿脸上洋溢着兴奋,好像知道了一个全世界最大的秘密。 那一天我都非常不安,尤其是晚上姑姑来奶奶家过週末的时候,看着穿着包臀短裙和白衬衣,胸前一对乳房几乎撑破纽扣的曦儿妈妈,我既兴奋又担心,生怕曦儿会说漏了嘴。 而姑姑好像也察觉到了饭桌上我总是用眼睛瞟她的脸和身子,有几次还似笑非笑地瞪了我一眼,就像她瞪他们班上那些常常意淫她的男生一样。 但跟姑姑的故事只有以后有机会再讲了,曦儿的故事还没真正展开,希望朋友们不要散场。 时间一晃又过去三年,我已经在大学里了。 和高中的女朋友因为异地分手了,平时和曦儿倒是经常保持联繫,比如有时晚上会在QQ上和曦儿聊天,这是姑姑私下请求的,她说曦儿到了女孩子容易分心的年龄,希望我多在青春期早恋这些事情上开导她。 其实我知道姑姑的意思,她当然知道曦儿出落的这么漂亮,在学校不乏追求的男生,如果太早恋爱,会影响到高考。(不过貌似跟我聊天更会影响吧,哈哈。) 曦儿每天晚上都会在她的卧室里跟我聊QQ,从一开始的学习,生活琐事,终于在某一天聊到了男女之间的那些事。 不过,就在我以为可以对自己可爱的表妹开展一下正常的青春期性教育时,曦儿却提出了一个让我震惊的问题。 「哥哥是不是有施虐癖?」 我的确有施虐方面的癖好,这归功于过早地从老爸的书柜里翻看一些「进步书籍」,以及一次偶然目睹DVD碟片里面《蜘蛛》系列SM成人小电影的经历。(当然,我更加相信SM情节实际上是天生的。) 但曦儿是怎么知道的,我就无从察觉了。 过了一会儿,曦儿发过来一张漫画。 不用说,调教系,是一幅男主玩弄戴上项圈的女M的图片,挺唯美,至少我看着有点兴奋。 和几年前吻曦儿时一样,我认为直接告诉她,会好过于让表妹自己在网上胡乱搜寻。 于是我回答了「是。」 但曦儿的回应却更加让我惊讶。 「我想被哥哥调教……」 16岁的曦儿,竟然向已经浸染SM多年的老司机的我,提出了这样的要求。 最终我还是答应了,因为我在某一个瞬间竟然想起了姑姑当年结婚时的画面,那种感觉就像是如果我不答应,曦儿终将在某天自己寻找到一个男人,然后请求他调教自己。 我不允许。 着了魔一般,我开始每天晚上在曦儿完成作业之后,跟她聊一些SM方面的知识。 曦儿也会听话地按照我的命令,完成一些任务。 从最简单的跪姿练习,到狗爬式,曦儿像是完成另一项作业一样认真地完成着。 「曦儿,湿了吗?」 「是的,哥哥……」 「错了,现在要惩罚曦儿,用数据线抽小屁股十下。」 「是,主人。」 曦儿赤裸着白瓷一样的身体,只穿着刚刚过膝的白色丝袜,用力地甩动数据线,在蜜桃形状的两颗臀瓣上留下红色的印记。 这是在姑姑上晚自习,姑父出差的时候,我和曦儿之间每週都会进行至少两次的游戏。 姑姑因为姑父和工作的缘故,平时对曦儿比较冷淡,但对待学业方面的事情却又显得急躁,所以让曦儿感到有些无所适从。 但是曦儿自从开始成为我的奴隶,有些抑郁的情绪就好转多了。 姑姑以为是我陪表妹的聊天获得了效果,非常高兴。 但只有我知道曦儿是从这样简单的网络调教中释放着来自己的压力。 再后来,曦儿在视频中向我表演了第一次自慰。 我躲在宿舍的被窝里,带着耳机,看着曦儿没有一根毛的光洁阴部,粉嫩的阴道口还只是一条细线,两片小小的阴唇嫩的都能挤出水来。 那一刻我真的很想抚摸上去,无论她是不是我的表妹。 「主人,曦儿在按照主人的要求,抚摸自己的阴唇……」 纤细的手指在湿润的阴唇上抚摸,速度渐渐加快,我听着曦儿娇羞的喘息声,肉棒硬的像铁棍一样。 「主人,曦儿开始揉搓阴蒂了……这里,好舒服……」 曦儿迷濛的双眼像蒙了一层水雾,目光涣散却充满诱惑,已经有C罩杯的乳房,乳头和乳晕都呈现出粉嫩的颜色,白皙的乳肉因为下身的刺激泛起一层层细小突起。 我会每隔一段时间,用夹子,或者橡皮筋绑住两头的木块,对曦儿的乳头施虐,但是时间都不会太长,毕竟那是正在发育中的少女乳房。 曦儿会配合我的喜好,穿上黑色或白色的丝袜,甚至偷偷穿上姑姑的高跟鞋和性感内衣,摆出各种姿势任我用粗俗的语言羞辱。 她最喜欢我喊她小母狗,贱母狗,也喜欢幻想自己成为我的精液容器,儘管她只在视频当中见到过我的肉棒。 曦儿告诉我,她很开心,自己能成为哥哥大学时光里最好的慰藉。 曦儿还告诉我,在我回来过暑假的时候,想真正成为我的奴隶。 转眼就到了暑假,我迫不及待地回到了家里。 曦儿早就在奶奶家等候,见到我气喘吁吁跑上楼时还嫣然一笑,好像在嘲笑我猴急的样子。 我见到曦儿的时候也是呆住了,仅仅大半年而已,她已经发育的和我在大学里见到的女孩几乎没什么区别。 因为是夏天,表妹穿着一件纯白色的吊带背心,下身穿着蓝色的牛仔短裤,刚刚到大腿根那种,显得两条笔直的长腿白晃晃的,几乎能反射出光泽。 吃饭的时候,曦儿就用她的膝盖轻轻地在我的脚上磨蹭,还时不时像小猫一样在我的脖子旁嗅一嗅,和小时候一样。 「哥哥的味道很好闻。」 曦儿嘻嘻笑着,将长发捋向脑后的样子,温顺而柔美。 姑姑因为参加学校组织的旅行培训,要去海南两个星期。刚好那段时间姑父也要出差,于是姑姑家成为我和曦儿理想的调教地点。 刚一进门,曦儿的脸就变得红扑扑的,像两只熟透的苹果。 藏在吊带里的丰满欧派,因为呼吸变得急促,也一上一下起伏着。 我没有任何多余的话语,一把拉过曦儿,将她抵在门后的墙上,疯狂地吻着她。 曦儿垫着脚尖,被我拦着纤细柔软的腰肢,吻了足足十分钟。 不是小时候那种蜻蜓点水般的吻,是炙热而浓烈的深吻,湿吻,舌吻。 我吸吮着曦儿微翘饱满的嘴唇,有一种淡淡的甜味,我的舌头在她的口腔里与她滑嫩的小舌头紧密纠缠,交换着彼此的唾液。 我吻着曦儿细细的脖颈,顺着她的脉络,吻到敏感的耳垂,然后轻轻咬住。 「嗯哼……」 曦儿的身体开始颤慄,发出只有在视频中才有过的娇羞呻吟。 我霸道地将曦儿的两根吊带拉下,包裹在轻薄布料里的一对雪白乳肉立刻落入我的手里。 十七岁的曦儿,却已经有着坚挺饱满的女性特徵。 我贪婪地将曦儿的乳房在手中变幻着形状,用手指不断拨弄着她乳首那对骄傲的葡萄。 「看,曦儿,我的小母狗,你的葡萄正在变得越来越大。」 「嗯哼……啊哈……嗯嗯……不要……不要了……好奇怪的感觉……」 曦儿的眼睛像蒙着泪水一样,柔嫩的小手扶着我的脖子,一会儿想用力推开,一会儿又好像在把我往胸前按,最终放鬆下来,任凭我玩弄着她的乳房。 「来,曦儿,自己脱光衣服,穿上丝袜和高跟鞋。」 「是,主人。」 经过一年的调教,曦儿早已适应了自己的角色,乖巧而温顺地脱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。 或许是第一次面对面的缘故,曦儿在脱到只剩下粉色小内裤的时候,用可怜巴巴的目光看着我,似乎有些害羞。 「还等什么?既然是小母狗,哪里没被主人看过。」 我的声音严厉起来,曦儿微微一震,脸上更红了,一只手抱着胸部,试图遮挡刚刚被挑逗到硬起来的乳头,一只手脱掉粉色小内裤。 我终于知道曦儿纠结的原因。 原来经过刚刚进门时的挑逗,小母狗的内裤早已湿透,裆部离开阴唇的时候,中间甚至挂着透明的淫液。 「果然是下流淫蕩的小母狗,才只是接吻和抚摸就湿成这样。」 我自然不会放过羞辱曦儿的机会。 谁能想到平时在校园里被当做校花和女神的曦儿,此刻在我的面前却顺从地忍受着言语和肢体上的羞辱。 在曦儿穿好丝袜和姑姑的黑色细跟高跟鞋以后,我的眼睛闪耀着奇异的光亮。 太美了。 清纯如仙子的长发美少女,却穿着让男人产生无尽幻想的黑丝和细高跟鞋,这样强烈的视觉对比充分满足着我内心的施虐慾望。 而如同等待被挑选的奴隶那样,双手背后,笔直地站立在男人面前,一动也不许动,忍受着目光的奸视和语言的羞辱,同样让曦儿感到兴奋异常。 我的手在曦儿光洁的身体上缓缓抚摸,时不时触碰她挺立的乳头,或者在她小巧的耳边吹着气。 接着我从背包里拿出一个红色的项圈,轻柔地系在曦儿天鹅一样的脖子上,项圈的一段是铁链,我将铁链拿在手里,冷冷地看了一眼曦儿。 「跪下,母狗。」 「是,主人。」 曦儿顺从地跪在姑姑家的地板上,腰板挺直,视线看向前方,乳房和纤细的腰肢,以及圆润的小翘臀,形成诱人的曲线,我的肉棒在她跪下的那一瞬间跳了一跳。 接下来,我牵着曦儿,在姑姑家的房间里四处走动,时不时在曦儿裸露在空气中的乳房和圆臀上抚摸几下,当她姿势不对的时候还会用力在翘臀上留下几个巴掌印迹。 过了一会儿,我让曦儿站起来,爬到她家的餐桌上,正对着窗户,虽然有白色的窗帘,但是如果真有人仔细看的话,将会毫无疑问看到曦儿此刻淫蕩不堪的画面。 她将屁股高高撅起对着我,柔嫩乾净的肛门,有着可爱的褶皱,我忍不住伸出手指在上面轻轻按压,曦儿立刻发出小狗一样的喘息。 「主人……那里一碰就好奇怪。」 「因为曦儿是下贱的骚母狗,所以两个洞都很敏感。」 调教曦儿的时候不需要怜惜,她此刻需要的是我霸道地佔有她的一切,无论肉体或是心灵。 我在曦儿粉嫩的缝隙上轻轻吻了下去。 少女阴道发出的淡淡气息,让我忍不住大口地在曦儿的阴唇和阴蒂上吮吸舔舐。 「啊……不行……不行……这样太激烈了,不行……」 曦儿试图挣脱,却被我用力控制在桌子上,像一只陷入猎人之手的猎物。 过了不到一分钟,曦儿就耸动着小屁股,颤抖着,到达了人生中第一次非自慰产生的高潮。 我注意到从她柔嫩的肉洞里,喷射除了一注细小的水柱,但那些液体却不是尿,而是滑腻的汁液。 「哥哥好坏……刚开始就这么激烈。」 「你叫我什么?」 「啊?糟了!」 或许是高潮让曦儿放鬆了警惕,于是叫错了称呼,现在她必须撅着屁股接受打屁股的惩罚。 「啪!」 曦儿感受着从未有过的痛楚与快乐,白皙娇嫩的屁股瓣上多了几片红色。 我加快了速度,中途偶尔会抚摸过又红又热的臀肉,还会时不时用手指滑过她因为兴奋变的坚硬的阴蒂。 终于,曦儿在激烈的打屁股过程中,再一次洩身。 这一次比前一次更加激烈,整个身体都在颤抖,细密的汗珠布满了她的全身,让气氛变得更加淫靡。 「接下来小母狗曦儿要干什么?」 喂曦儿喝下一杯果汁以后,我笑着问她。 「小母狗要伺候主人……」曦儿小声回答,身体却已经爬到我面前,开始为我脱去衣服。 当曦儿跪在我坚挺的肉棒面前时,还未有过任何性经验的少女羞涩地低下了头,不敢看着面前狰狞的怪物。 「过来熟悉主人味道。」 我命令道。 「是……主人。」 曦儿颤巍巍地俯身在我脚下,用小巧的鼻子努力嗅着我的气息。 从脚趾,到小腿,大腿,一直嗅到两腿之间那根狰狞怒挺的肉棍。 「主人的气味好好闻……」 曦儿轻轻地说。 「舔肉棒。」 这是曦儿一直以来的期望,今天终于得以满足。 这也是我一直以来的慾望,看着曦儿努力张开小嘴,将我的性器含在嘴里。 第一次的口交自然有些生疏,不过曦儿已经非常努力,我能感受到她在尽力避免牙齿触碰到棒身,甚至还无师自通地用滑腻的小舌头在口腔里包裹着我的龟头。 比起抽插曦儿的小嘴,我更喜欢坐在姑姑家沙发里,看着跪在两腿间的美少女,像小猫一样舔着大肉棒的画面。 曦儿很聪明,不止会服务我的肉棒,还轮流吮吸着我的两颗睾丸,让我发出低沈的呻吟。 曦儿将自己完全地交付给了我,用小舌头精细地吮吸我的每一个脚趾,甚至埋首在我的股间舔着我的后面。 当曦儿完整地用小舌头伺候完我的身体,我的肉棒已经硬到无以伦比。 我将曦儿抱起,放在沙发上,分开她的两腿,用鸡蛋大的龟头在她柔嫩湿滑的肉缝上来回滑动。 「主人……主人……」曦儿呢喃呓语一般发出呻吟,下面一股一股地冒着淫水,将我的肉棒变的更加淫靡。 「说出来,小母狗要主人肉棒吗?」 「要……请主人操母狗,母狗曦儿生下来就是给主人操的……」 这些曦儿在视频时说过的淫语,此刻成为我们最好的催情剂。 肉棒顶端缓缓挤进了曦儿紧密的腔道,娇嫩的腔肉像少女柔嫩的小手一样紧紧地握住我的龟头,不让它往前行进一丝一毫。 「好涨……呀……好涨……曦儿,小母狗,有些害怕。」曦儿剧烈地喘息着,一会儿闭着眼睛,一会儿睁开,惊恐地看着我和她的连接处。 喜欢后入的我,为了不让曦儿感到过于痛楚,特地选择了面对面插入的姿势。 「乖,小母狗,忍耐。」 我俯下身吻在曦儿嘴上,在感觉到曦儿放鬆下来的瞬间,一鼓作气,刺穿了少女娇嫩的身体。 那层柔韧的薄膜也在这猛烈的撞击中破裂,让它的主人从此对我完全敞开肉体。 「啊啊啊——」曦儿大声地娇吟着,小手用力抓着我的后背,像是溺水被救起一样激烈喘息。 我的肉棒插在曦儿温暖的体内,直到少女疼痛的感觉过去,感受到里面腔肉开始蠕动和缠绕上阴茎。 「主人……曦儿里面感觉……好酸,好胀……」 曦儿娇羞地呻吟着,白皙的胸脯一片潮红,那是兴奋的证据。 我腾出一只手,揉捏着曦儿坚挺的乳房,笑着羞辱她。 「那是不是要主人的鸡巴动一动?」 「啊?……好,好……主人轻点……」 曦儿的睫毛上沾着泪珠,梨花带雨的模样让我的施虐之心又重了几分。 我慢慢地拔出肉茎,看着曦儿粉嫩光洁的阴唇随着肉棒的拔出而微微翻出。 「嘶……哈……嘶……哈……」 曦儿大口喘息着,乳房剧烈起伏。 我腰部用力,肉棒又缓缓挤开少女温热的腔道重新佔领了她的身体。 几个来回之后,曦儿逐渐适应了肉棒的感觉,身体也变得滚烫粉红,像是蒸过桑拿一样。 我也终于可以用力地撞击在曦儿富有弹性的圆臀上,享受着操干小母狗肉体带来的快感。 「嗯哼……嗯哼……嗯嗯嗯啊……嗯嗯嗯啊……」 将曦儿翻过来,摆放成跪趴的姿势,我骑在曦儿身上,粗大的肉棒再次挤开腔肉,用力插进去,睾丸在撞击之下碰到曦儿饱满的小丘,刚好砸在敏感挺立的阴蒂上。 这一次插入,让曦儿仰起雪白的脖子,发出一声悠长的呻吟。 「啊啊……主人操到母狗里面了。」 柔顺的长发有几丝因为汗水粘在背后,我将曦儿的双手反扣,以接近马步的姿势从后面快速操干着她的小嫩逼。 啪啪啪啪。 小腹撞击在曦儿蜜桃样的翘臀上,激起一阵阵雪白的臀浪。 我一只手控制着曦儿保持上身向后仰着的姿势,一只手用力揉捏着曦儿两只嫩乳,还时不时伸到曦儿下面,搓弄她被淫水湿润的阴蒂,然后故意在少女面前展示粘连在手指尖的淫液。 「主人……主人好坏……嗯嗯啊……」 曦儿的花心追逐着龟头的撞击,不断分泌出滑腻的汁液,整个阴道一阵剧烈的紧缩,终于在某一个时刻爆发。 「啊啊啊……又来了……曦儿要死掉了……小母狗要死掉了……飞起来了……」 腔肉在一阵颤慄之后紧紧包裹住我的肉棒,接着一股股热流浇在肉茎顶端。 我也不再忍耐,从曦儿身体内拔出肉棒,拉过还在高潮中的曦儿,一把将正要发射的肉棒对着曦儿清纯娇羞的俏脸。 「张嘴。」 我低吼着。 曦儿似乎知道我要在她的脸上爆发,乖巧地张开了小嘴。 我将龟头对準少女娇媚的脸颊,一阵狂射,白浊的精液接连喷射了十多股,有不少都射进了曦儿的嘴里。 「吃掉。」 「是,主人……」 曦儿听话地将我的精液吞下,又温柔地用小嘴为我清理起肉棒。 那两週的时间,我和曦儿之间的关係完成了从兄妹到主奴的进化。 厨房,浴室,阳台,她的卧室,姑姑的卧室,我们在一切可以性交的地方进行着各式各样羞耻的行为。 至于性感的姑姑,在曦儿发现了姑姑藏在内衣柜里一个红色的口塞之后,我当然决定,要将这对母女变成只属于自己的母畜玩物,再也不让她们属于别人……